第AⅠ12版:深读 上一版  下一版  
吟诵声中有诗词的另一半灵魂

吟诵声中有诗词的另一半灵魂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河南师范大学新联学院大学生吟诵团赴美表演本版图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郑州轻工业学院吟诵社团表演

    河南师范大学新联学院大学生吟诵团赴美表演

    郑州轻工业学院举办“古韵新言”古典诗词吟诵赏听会

    郑州市淮河路小学的学生在课堂上学习吟诵

    肆

    □策划文体新闻部执行记者张丛博

    吟诵,这一传承三千年的中国特有的读书方法,以悠扬婉转的音韵,丰富多变的旋律,能把传统诗文的美感表现得淋漓尽致。然而,随着历史的变迁,吟诵逐渐淡出国人的记忆。为把传统吟诵留给后代,如今,一批吟诵大家老当益壮,毅然担起抢救传统“读书声”的责任。

    开封华氏吟诵调传承人华锋从小在父亲华锺彦的吟诵中耳濡目染,2014年一场重病痊愈后,就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吟诵推广。他说:“想到父亲传承研究的吟诵,我一走就没人会了,总感觉心不甘。”诗词大家叶嘉莹今年也在互联网开设了古诗词吟诵课,她说:“我已经93岁了,对于吟诵,要有一个交代。如果我们不会吟诵,诗歌的生命会被减损。”

    壹

    传承|开封华氏吟诵调师承桐城派

    9月13日上午,河南大学文学院“国培班”的课堂上,已经退休的华锋教授重返讲台,为台下百余名中小学骨干教师们上了一堂吟诵课。从《诗经》《楚辞》到乐府诗、唐诗,老先生随着中华古典诗词的演变长河,一首首吟诵着《黍离》《离骚》《敕勒歌》《木兰辞》等诗词,旋律飘荡在教室里,学员们纷纷拿出手机录制。

    华锋是开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华氏吟诵调传承人,从小在父亲华锺彦的吟诵中耳濡目染。在他的记忆中,父亲在读书备课之余,对诗词曲赋始终口不绝吟。华锺彦是河南大学著名教授,幼时入私塾读书,钟情古诗词,193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后来在河南大学任教,河大学生的吟诵多经华锺彦传授。

    华氏吟诵调的传承可以上溯到晚清。华锺彦的吟诵传自高步瀛,高步瀛的吟诵传自吴汝伦,而吴汝伦是晚清桐城派代表人物。华锺彦在其自传中说,在北大学习时期,“由曾广源先生介绍为高步瀛(阆仙)先生的入室弟子,专学唐宋诗词,相从年余,时相唱和”。

    华锋说,父亲真正开始关注吟诵是在1978年。那一年,日本汉学泰斗吉川幸次郎先生率团来洛阳访问,其间安排的有吟诵活动,和华锺彦同吟,两人的抑扬节奏完全相同。一位日本汉学家对中国的吟诵竟有这么高的造诣,这让华锺彦颇感意外。

    1982年,在西安唐诗讨论会上,华锺彦倡导格律诗的写作并亲自吟诵了几首唐诗。当时在场的青年人都傻了,“原来诗还能唱?”同年,唐代文学学会成立,华锺彦受命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吟诵研究机构——“唐诗吟咏研究小组”,并担任组长,由此开始吟诵的研究。他广泛收集吟诵文献,在掌握大量一手吟诵资料基础上,做了深入的理论探讨,提出格律诗吟诵的基本原则是“平长仄短”“二四分明”“声情并茂”,首次将格律诗吟诵腔格化。这一成果,已成为华氏吟诵格律诗的吟诵定则,并由格律诗的吟诵逐步扩展到所有韵文的吟诵。

    华氏吟诵调对格律诗的吟诵,根据五言七言、绝句律诗、平起仄起的不同,总结出“八大调”,将格律诗基本囊括进来,在掌握“八大调”的规律之后,可以举一反三任意套用对应的格律诗。具有实用性是华氏吟诵调的一大特点。

    华锋还是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兼职研究员,中国古典诗词大家叶嘉莹先生是这个研究所的所长。2014年,华锋受邀参加了叶嘉莹先生的90华诞纪念活动,“在当天的答谢晚宴上,叶先生说她一生只做了两件事:一是继承弘扬了顾随先生的诗学思想,二是继承弘扬了台湾大学戴君仁先生的传统吟诵”。当时,一位从台湾来的戴君仁的学生播放了戴君仁吟诵杜甫的《秋兴八首》录音,华锋发现和父亲吟诵的基本一致,“这说明格律诗各人有各自的吟法,但基本规律还是有的”。

    贰

    魅力 |诗歌兴发感动的力量来自吟诵

    现代人为何要学习吟诵?

    华锋表示:“学习古诗用古人的方法吟诵,就回归到本位了,做什么事情都要按照事物发展规律来,就像学习书法先要临帖。”吟诵声中有诗词的另一半灵魂,吟诵就是为了更好地学习、欣赏古诗文,正确地吟诵能把我们带进古诗文优美的意境,能感受到作者在创作这些诗文时的文化心态,能体会到诗文创作时的文化背景。

    在流行歌曲中,梅艳芳的《床前明月光》、邓丽君的《在水一方》、王菲的《但愿人长久》等采用了现代音乐方法来演唱古诗词。对此,华锋持开放支持态度,“毕竟弘扬了传统文化,对人有教化作用”。但他提醒,传统吟诵是适合走进课堂的读书方法,吟唱则更适合于舞台表演,应该将传统吟诵和结合现代音乐的吟唱注意区别:传统吟诵是以语言为本位,吟唱是以音乐为本位;吟诵有历史传承,吟唱是当代人结合现代音乐创造的,更优美动听;吟唱是不同的诗歌唱法不同,而传统吟诵尽管各地南腔北调,但对古诗词的节奏、平仄、情感处理是一致的,具有复制性。

    华氏吟诵调在吟诵时非常注意恢复古代诗词的原生形态,声情并茂地再现并展示古代诗文独特的魅力。华锋以《登鹳雀楼》“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举例,他先是朗诵一遍,而后吟诵,前者有字声无回味,后者曼声长吟,低回咏叹,音韵婉转,给人一种音乐美的享受。他边吟边解说:“这样吟诵起来,滔滔黄河水的画面是否就出现在了眼前?吟诵时才能体会到诗人当时写诗的意境。”

    “对诗了解不深一定吟诵不好。把诗读透了,也就知道每个字所承担的文化责任和文化担当。”华锋对学生学习吟诵提出了三点要求:必须了解作者的生平经历、诗歌产生的生活背景以及诗的文化意蕴。有时,同一个字在不同诗句中要吟出不同的文化内涵。例如,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的“风烟望五津”、李白《望庐山瀑布》的“日照香炉生紫烟”、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的“绝胜烟柳满皇都”里的“烟”,吟诵第一个“烟”时,强调曲调的婉转,把烽烟滚滚的意境表现出来;吟诵第二个“烟”字时,要把豪迈的气势、紫烟直上九重霄的意境表现出来;吟诵第三个“烟”时,要把清冷幽静的意境表现出来。

    杜甫有诗句曰:“新诗改罢自长吟。”吟诵不但是读诗、欣赏诗、理解诗的重要法门,而且是写诗重要的入门途径。华锋回忆了父亲一次创作一首五言古诗的过程:冬日一场大雪后,父亲想出一个好句子“雪舞梅花俏,风吹松韵清”,作诗时嘴里吟着,在屋里来回踱步,然后补充完善前后句,成稿后再反复吟诵,不断修改,直至满意后,铺开宣纸挥毫泼墨。

    叶嘉莹先生也曾提到,诗歌兴发感动的力量是从吟诵来的,诗要自己“跑”出来。“诗怎么自己‘跑’出来?你要对诗歌中文字的音声、节奏、韵律非常熟悉。你熟于吟诵,于是你的诗是随着声音跑出来的。”

    叁

    破题|传统吟诵能否适应大众传播?

    在2014年之前,华锋虽然教人吟诵,但并没有倾注全部精力。2014年发现患上癌症后让他开始多了份顾虑,“想到父亲传承研究的吟诵,我走后就没人会了,总感觉心不甘”。病愈后,他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吟诵传播中,从第一批9个弟子,到现在弟子已经有百余人,在全国14个省份传播。

    今年6月底,诗词大家叶嘉莹在网络上开了古诗词吟诵课,从吟诵的方法、声韵之美、诗词内涵等方面进行品鉴,并一一示范,这是93岁的叶先生首次系统地讲述诗词吟诵。谈到开课的初衷,她说:“我已经93岁了,对于吟诵,要有一个交代。如果我们不会吟诵,诗歌的生命会被减损。”

    吟诵产生于方言,古代吟诵各个地域各有不同,目前,国内吟诵流派众多,甚至有些杂乱。一位吟诵学者告诉大河报记者,前几年曾有电视人想制作一档吟诵节目,但走访发现国内吟诵流派众多,吟诵调太过杂乱只好作罢。在大众传播时代,吟诵该如何发展,是吟诵人亟须破解的一道难题。

    华锋认为,适合大众学习的吟诵最基本的条件是,天南海北的人都能听得懂,简单易学。“在这方面,华调、叶调都有天然的优势,因为属于北方语系,和普通话非常接近。有人说华调是通往普通话吟诵的桥梁。”前不久,人民教育出版社编辑找到华锋,和他沟通出版吟诵书籍和光盘以向全国推广。另外,有些吟诵方法为了好听增加了过多音乐元素,依字行腔,反而增加了难度。

    叶嘉莹也指出,现在吟诵传得非常杂乱,每个都不同,弄得花样很多,有的像唱歌一样的,有的虽然唱得很好听,跟诗歌的平仄节奏完全都不配合了。所以她希望用普通话结合着最基本的格律,留下一个基本的范式。

    唐宋时期中古汉语的四声是“平上去入”,是传统汉语音韵学的音系根源。然而,简化的现代普通话语音中没有了“入”声。叶嘉莹的解决方式是,理解诗歌的格律平仄,尤其记住今天被普通话发音归入阴平、阳平的古“入”声字,用仄声来诵读,最大限度地保留古代诗人创作和感受的信息量。比如,杜甫诗句“好雨知时节”的“节”字是一个入声字,应念“jiè”,如果念成“jié”,平仄就错了。

    对于脱离了中古音系统的普通话吟诵,是否会距离诗本来的样子越来越远?在叶嘉莹看来,不是说完全回到古代才是复兴,“只是说我们要把自己对于诗歌的体会,结合着诗歌的韵律,用声音表现出来,这个就是一种复兴”。

    肆

    实践|吟诵进校园提升孩子诗词感悟力

    今年开学季,“部编本”语文教材开始在全国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统一使用。新语文教材增加了传统文化内容,小学语文古诗文有129篇,古诗文选篇总体占比30%左右。该如何更好地学习古诗文?吟诵进入了教育界的视野。

    “部编本”语文教材总主编、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温儒敏就说,要让学生多诵读,多吟诵,激发孩子们的想象力。关于吟诵,温儒敏还专门发微博解释:吟诵和朗诵不全相同,吟诵是自主诵读,适合古典诗词和韵律强的文章,不拘一格,用自己喜欢、能更好表达情怀的方式去“唱读”,学古典文学要多吟诵。在9月1日开学第一天,叶嘉莹先生在《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吟诵:惜之念之的文化遗产》一文,谈吟诵对中国古典诗歌学习的重要性,强调“吟诵传承最好从娃娃抓起”。

    其实,吟诵已经被郑州、濮阳等地多所小学引入课堂。郑州市淮河路小学进行了四年吟诵实验,一位语文老师在首都师范大学的培训中,接触到吟诵,感到耳目一新,认识到朗诵是读现代文的方法,缺乏韵味,吟诵才是中国人读古文的正确方法。后来进一步了解发现,吟诵专家华锋就在河南,学校便组织一批老师“取经”,开发了校本课程“雅言吟诵”,一至六年级分不同层次学习吟诵,早晨课前吟诵、放学后连吟带诵出校门成了这所学校的独特风景。华锋对于小学吟诵的授课邀请也是有求必应,并专门为小学生学习吟诵主编了《基础吟诵75首》。

    “教学实践发现,吟诵合乎古诗词的学习规律,孩子们的热情非常高。”校长袁蔚林告诉大河报记者,吟诵能让孩子与古诗词建立情感对接,不需要教师重复讲解,大大增强了孩子对诗词的感悟力,有助于培养君子之风和道德情操,并且记得牢,甚至有学生学会了自创写诗。不少家长反馈毕业生到中学后,学习古诗文依然受益。眼下,淮河路小学计划成立校园吟诵社团,希望将来可以举行一些校际之间的吟诵交流活动。

    从全国范围看,河南的吟诵推广已经走在了前列。2012年10月,我省在国内率先成立了省级吟诵学会,由华锋担任会长。郑州轻工业学院、河南大学、河南师范大学新联学院等高校也纷纷引入吟诵选修课,成立吟诵学生社团,开展学术研究和吟诵活动。

    郑州轻工业学院外国语学院成立了河南省首家大学生吟诵社,实施吟诵文化育人工程,定期举办吟诵培训、吟诵沙龙、诵读比赛,邀请吟诵名家来校讲学。今年暑假他们还组成中原吟诵文化推广服务队奔赴“诗词之市”濮阳,开展吟诵文化调研和推广活动。河南省吟诵学会副秘书长、外国语学院党总支书记杜红亮教授说,学生们通过开展理论调研和吟诵巡演,促进了专业学习,深化了对古典诗词的理解,提升了对诗文的审美能力,进而能抓住中国的语言艺术,推动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受访时,他刚接到一个韩国吟诵文化交流活动的邀请。

    伍

    尝试|用现代创意将吟诵发展为舞台艺术

    河南传统吟诵已经走出国门,成为西方人感受中华诗词魅力的窗口。9月21日起,河南师范大学新联学院大学生吟诵团先后到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湖郡社区学院演出“古诗词吟诵赏听会”。在吟诵团启程赴美前一天,大河报记者观看了节目联排。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阵悠扬笛声之后,身穿汉服的学生们开始吟诵《诗经·周南·关雎》,古琴的旋律随之悄然流出,前半部分采用舒缓低沉的腔调呈现,到了“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时,曲风突变,一扫前边诗句所描述的初识羞涩,节奏欢快明朗,通过多层叠唱营造出“琴瑟友之、钟鼓乐之”的热闹场景。

    节目在编排上各有特色,除了采用清唱、说唱、配唱等多种吟唱表现形式,还吸收了各种艺术元素,来增强舞台表现力。《汉乐府·北方有佳人》中搭配了长袖舞表演,苏轼的《江城子·密州出猎》则融入了武术元素,吟诵《忆秦娥·箫声咽》时将长箫独奏穿插进来。

    这些吟诵节目均由河南省吟诵学会常务副会长、河南师范大学新联学院副校长陈江风谱曲,他在大学时师从华锺彦学习吟诵。3年前,日本大阪市关西吟诵团50余人到访巩义杜甫故里,中日双方举办了一场吟诵雅集。陈江风发现,日本吟诵团一唱三叹,吟诵一首诗能持续五六分钟,而我们的吟诵相对简单,时间还不到一分钟。据悉,日本、韩国、越南都有吟诵表演,日本的吟诵与当地的茶道、书道、武道等融合起来,艺术形式丰富多样。

    陈江风心里开始产生一个念头:能否在坚守吟诵这个传统读书方式基础上,也发展成为一种可供现代人观赏的舞台艺术?他梳理吟诵三千年的历史脉络感受到,吟诵伴随着文学艺术一直在发展,从古诗吟到格律诗,从格律诗吟成了词,然后诞生了曲,所以说“词是诗之余,曲又是词之余”,之后孕育出了昆曲等戏曲形式,“这说明吟诵可以成为一种艺术形式”。

    他根据中国传统的“宫商角徵羽”五音与“平上去入”四声,基于传统吟诵方法谱曲。2016年,河南博物院华夏古乐团推出了“风雅传韵”吟诵赏听会,这是钟鼓瑟磬等音乐文物与古老诗歌的一次联袂吟唱,将《诗经》和《楚辞》在舞台上集中展演。这台吟诵赏听会,便是陈江风根据传统吟诵方法吟诵记谱,华夏古乐团专家配器打造的。今年,双方再次合作筹备了一台国内首部吟诵剧,将《诗经·卫风》中的多首诗歌的情节串联起来,借鉴戏剧形式,通过吟诵和古乐器搭配呈现在舞台上,前期文案、吟谱工作已经完成,进入到导演创意阶段,计划年内排演亮相。

    “吟诵偏向于教学诵读,将吟诵与舞台艺术相结合的实践并不多,将传统吟诵搬上舞台,是一种尝试,丰富了观众对艺术层面的需求。”河南博物院华夏古乐团团长霍锟对大河报记者说。如今,这种吟诵舞台表演已经成为古乐团出国演出的必备节目。

    在吟诵推广上,陈江风自称是“两条腿走路”:一条是坚持为教育系学生授课,将传统吟诵传承下去;另一条是走艺术探索道路,打造吟诵舞台艺术,让社会大众感受到吟诵的魅力,走出国门弘扬中国文化。他说:“其实,从《诗经》开始,整部中国古代文学史都是一部有声文学史,现在变成了哑巴文学史,这不是古代文学本真的面貌,希望通过吟诵人的努力,能找回诗词自带的音乐美,拉近我们与古人之间的‘代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