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Ⅰ23版:汝州人文 上一版  下一版  
血性成佛性,浑化到无依
   第AⅠ01版:头版
   第AⅠ02版:专题
   第AⅠ03版:今日关注
   第AⅠ04版:要闻
   第AⅠ05版:河南时讯
   第AⅠ06版:河南追踪
   第AⅠ07版:广告
   第AⅠ08版:河南调查
   第AⅠ09版:河南社会
   第AⅠ10版:河南社会
   第AⅠ11版:河南焦点
   第AⅠ12版:河南综合
   第AⅠ13版:时事综合
   第AⅠ14版:财经彩票
   第AⅠ15版:文娱品鉴
   第AⅠ16版:体育综合
   第AⅠ17版:汝州新闻
   第AⅠ18版:汝州时事
   第AⅠ19版:汝州综合
   第AⅠ20版:汝州社会
   第AⅠ21版:汝州城事
   第AⅠ22版:汝州民生
   第AⅠ23版:汝州人文
   第AⅠ24版:汝州服务
   第AⅠ25版:河南亮点
   第AⅠ26版:河南重点
   第AⅠ27版:河南人物
   第AⅠ28版:河南综合
   第AⅡ01版:大河楼市
   第AⅡ02版:楼市热点
   第AⅡ03版:广告
   第AⅡ04版:楼市策划
   第AⅡ05版:楼市策划
   第AⅡ06版:楼市策划
   第AⅡ07版:楼市看点
   第AⅡ08版:楼市专版
   第AⅡ09版:楼市聚焦
   第AⅡ10版:楼市资讯
   第AⅡ11版:大河新食尚
   第AⅡ12版:活动
   第AⅡ13版:聚焦
   第AⅡ14版:健康综合
   第AⅡ15版:健康慢病
   第AⅡ16版:天天健康
   第AⅡ17版:楼市策划
   第AⅢ01版:绿城新闻
   第AⅢ02版:都市民生
   第AⅢ03版:都市社会
   第AⅢ04版:都市市情
   第AⅢ05版:都市现场
   第AⅢ06版:都市会展
   第AⅢ07版:家居关注
   第AⅢ08版:家居广告

《续汝帖》精品系列
血性成佛性,浑化到无依
方以智:《和水中雁子诗》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1

    顺治七年(1650),清兵攻入广西桂林。

    清兵抓到了一个僧人。有人认出他是南明永历朝廷的礼部侍郎、东阁大学士方以智。

    清帅马蛟驎令人在桌子上左置官服,右放白刃,请方以智选择。方以智直趋右边,从容地拿刀自刎。

    马蛟驎顿生敬意,令清兵夺下刀,任其为僧。

    方以智乃赴梧州云盖寺。更名弘智,字无可,别号药地。

    2

    方以智(1611-1671),字密之,出身于有“一门五理学,三代六中书”之美誉的桐城方家。

    不幸的是,母亲早逝,父亲方孔炤外地做官,方以智由姑姑方维仪抚养成人。

    方维仪才华横溢,“文史宏瞻,兼工诗画”。二十三岁,丈夫病逝,遗腹女不足一岁,又遭殇殂。方维仪回到娘家,守志“清芬阁”。

    受嫂嫂托孤,方维仪将侄子视同己出,日日督促课读,更晓之以忠孝节义。

    方以智聪明好学。好友陈子龙称赞他:“六龄知文史,八岁游京师。十二工书法,隶草腾龙螭。十五通剑术,十八观玄仪。旁及易象数,物理不可欺。”

    崇祯六年(1633),二十三岁的方以智赴金陵应试。秦淮河畔的烟雨香风很快便取代了寒窗苦读。与侯朝宗、冒辟疆、姜垓、孙临等一帮江南才子,“跃马饮酒,高朋满座,或引红妆,曼歌长啸,多负才气。世乱不遇,诗文颓激而恢荡”。

    姜垓沉湎于李十娘的温柔花房。夜半三更,星河皎然,方以智和孙临施展轻功,飞檐走壁,一跃登屋,直至卧房,排闼拍张,势如盗贼。

    姜垓滚身下床,跪在地上:“大王乞命!毋伤十娘!”两人撕下面具,掷刀大笑!

    四人举酒回灯,重开筵乐,兴尽而散。

    回到家,太太含嗔带怒,骂他沉湎酒色,贻误功名。方以智反思了一夜,写《赠内》诗:

    少年挟剑走江湖,近在秦淮傍酒垆。难道读书千万卷,只宜努力作狂夫?

    3

    崇祯十三年(1640),方以智考中进士,为庶吉士。皇帝召对德政殿,方以智“语中机要,上抚几称善”。后任皇子定王和永王的讲官。

    当时,方孔炤巡抚湖广讨伐张献忠,遭到兵部尚书杨嗣昌遭劾,被撤职下狱,而且是死罪。

    新科进士方以智不顾一切救父,天天哭号喊冤,在午门外跪了一年八个月。

    一日,崇祯皇帝退朝,感叹再三:“求忠臣必于孝子!”

    内侍臣请问其故。

    崇祯说:“早上到太学,有个讲官,父亲巡抚河南,兵败即将问斩。讲官薰衣饰容,如同平常。不孝若此,能为忠乎?闻新进士方以智,父亦系狱,日号泣,持疏求救,此亦人子也。”言讫复叹。

    皇帝放了方孔炤,而将讲官的父亲斩首。

    崇祯十七年(1644),李自成攻入京师,皇帝自尽。方以智毅然前往哭灵,被抓遭刑毒,两髁骨见,宁死不屈。

    不久,李自成败出北京,方以智侥幸捡得一命。

    方以智先投南京南明王朝。马士英、阮大铖等权奸“修怨欲杀之”。方以智提前得到消息,逃往福建、广东。

    隆武二年(1646),方以智等拥立桂王朱由榔称帝于肇庆。桂王小朝廷内则门户纷争,外则同室操戈。方以智心灰意冷,再次遁迹,“曲肱茅屋鸡同宿,举火荒村鬼作邻”。

    4

    顺治十年(1653),方以智从梧州云盖寺回到桐城看望父亲。安徽开府李中丞得知,要奏他为官。方以智坚决不肯,说:“匹夫不可夺志。”

    李中丞说:“既然如此,我为你指定一师。”“谁?”

    “觉浪和尚。”李中丞说。

    道盛,号觉浪,别号杖人,为曹洞宗第二十八世。因文字中称朱元璋为“太祖高皇帝”而被逮捕下狱。

    一天,李中丞到狱中察看,见一和尚趺坐,一动不动。狱中囚犯皆合掌念佛,号声透彻圜扉。真如地狱中的天堂。

    几天后,李中丞又进狱,说:“和尚,圣旨下,请出狱。”

    大家以为即将正法,悲泣诀别。和尚颜色不动,说了声:“好。”曳杖便行。

    走出狱门,李中丞大笑:“和尚,圣旨赦免你了!”和尚又说了声:“好。”颜色如故。

    方以智一听,即至南京天界寺,拜觉浪和尚为师。

    5

    觉浪乃饱学之士,称学问“要集大成,方能知天下分科专门之利害而用之”。于学识上,觉浪并不把庄子当作道家,而是儒门之“托孤大臣”。

    觉浪虽在曹洞,而融汇五宗,会通三教。他所谓的“三教”中“集大成”者,不是佛教,而是儒家。觉浪说:“天下之能会同三教,称尊佛老者,莫过于孔子矣!故曰:为万世师者,独孔子一人。”

    觉浪更以“托孤大臣”自任,托儒学于禅宗。

    对禅门之衰微,觉浪痛心疾首,达摩西来,所传之法脉已是命悬一线。方以智的到来,使觉浪大喜过望。他说:“予今年倚杖天界。无可智公从生死危难中来,皈命于予,受大法戒,乃掩关高座,深求少林服毒得髓之宗,披吾参同灯热之旨,喜其能隐忍坚利,真足大吾好山之脉。”

    觉浪说,“千古伤心之人,则能作万世快心之事”,“一星真火,能成天下之烈焰”。

    庄子是“千古伤心之人”,觉浪是“千古伤心之人”,方以智更是“千古伤心之人”。

    同处于天崩地陷,国破家亡的时代,方以智与觉浪杖人心心相印,灯火相传。

    “冬炼三时传旧火,天留一磬击新声。”

    6

    惶恐滩,本名黄公滩,位于江西万安县境内。其急流险恶之势,列赣江十八滩之首。“惶恐滩,鬼门关,十船过此九船翻”。

    当年苏东坡被谪路过这里,写诗云:“山忆喜欢劳远梦,地名惶恐泣孤臣。”

    一百八十年后,文天祥在江西兵败,经惶恐滩退往福建。次年底,在广东被俘,囚禁船上,经过零丁洋,写诗云: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又过了四百年,一位义士被押解着经过惶恐滩。他就是江西青原山净居寺方丈,法号药地,又号弘智、无可,俗名方以智。

    余英时先生在《方以智晚节考》中云:

    “盖密之虽隐于禅,俗缘固未尽斩。其与当时文士之诗文相往复,今犹可于诸家集中考见其大概。”

    药地和尚的“俗缘”,并不止于士林唱和。他暗中联络各地抗清势力,谋求大义。好友王夫之说:“密翁虽住青原,而所延接者类皆清孤不屈之士。”

    甚至,有学者考订方以智即清初天地会的老大。

    白天,方以智前往文天祥庙祭拜,伏泣于地。

    深夜,江面上突然狂风大作,浊浪滔天,灯火全灭。待到官兵稳住阵脚,点亮灯火时,方以智不见了!

    7

    方以智同样找到了一位可以托孤之人,就是王夫之。

    王夫之比方以智年轻八岁,对方以智非常尊重,称之为“密翁”“药翁”“桐城阁老”等。

    王夫之曾与方以智同在桂王朝廷效力,明亡后隐居湖南石船山。

    方以智住持青原,力劝王夫之逃禅,书招之甚勤。王夫之一再婉拒,“诵人各有心之诗以答之”。

    王夫之不愿作儒家的“托孤”大臣,而要恪守传统,作孔门的“滴血”子孙。

    闻方以智沉水自尽,王夫之作诗哀悼:

    长夜悠悠二十年,流萤死焰烛高天。

    春浮梦里迷归鹤,败叶云中哭杜鹃。

    一线不留夕照影,孤虹应绕点苍烟。

    何人抱器归张楚,余有南华内七篇。

    康熙二十年(1681),六十三岁的王夫之仍写诗哀悼“青原药丸老人前大学士方以智”:

    青原千里书,白发十年哭。遥问皖江滨,青冢何时筑。八桂歌笑中,狂简意不属。国破各崎岖,闲关鑒幽独。相知不贵早,阅世任流目。

    8

    方以智被称为“真才子”“真孝子”“真和尚”“真忠臣”。

    周亮工《读画录》称:“无可大师幼禀异慧,生名门,少年举进士,自诗文、词曲、声歌、书画、双勾、填白、五木、六博,以及吹箫、挝鼓、俳优、平话之伎,无不极其精妙。三十岁前备极繁华。甲己后,薙发受具,耽嗜枯寂,粗衣粝食,惟意与所适,或诗或画,偶一为之,多作禅语,自喻而已。”

    方以智出世入世,游戏笔墨,自由自在,禅意深邃。他说:“画家不善画空,千古缺处也。画是醒时作梦。”

    顾文斌题《药地禅师书画禅册》云:“有时雷硠而敦庞若璞,有时娟秀而寒芒刺人,毫毛鍼锋,具何思力而能若是乎?愚者曰:‘明窗睡足起来,且得一笑。’”

    今人饶宗颐读了方以智《和陶饮酒》前十首草书诗卷,说:“密之此卷古拙深沉,其草书传世甚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