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众议 上一版  下一版  
今日评论
从容走过高考这座“分水岭”
拍摄警察执法并非都妨碍执行公务
“大学美容院”是对“读书无用论”的另类反击
家庭医生全覆盖别流于形式
面对高考压力,你可以这样排除——
无标题

大河微评
拍摄警察执法并非都妨碍执行公务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近日,一个认证为“平昌公安”的微博说:遇到警察执法,请不要随意拍摄,因为法律不允许!5月30日,一段“太原警察打人”的视频风靡网络。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山西警方已有结论公布,但群众是否有权随意拍摄民警执法过程这个问题,引发众多网友关注和质疑。

    马涤明:因为拍摄警察执法和其他公务活动而引发的抢手机、殴打事件越来越多,关于公民拍摄是否合法、执法者是否有权阻止拍摄、是否有权检查没收手机的质疑也越来越多。法律上确实有妨碍执行职务或妨碍公务这一规定,但法律上对妨碍公务的定义是: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相关公职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或履行职责的行为。而拍照则完全不构成对执行职务行为的任何阻碍,更不存在暴力和威胁的问题,执行职务行为完全可以在拍照中正常进行,根本不妨碍警方执行公务。

    diming:“平昌公安”还引用《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的规定:人民警察可以根据警情需要,要求在场无关人员躲避。然而,“警情”亦不可以任意解释、扩大,比如警方和歹徒发生枪战时,可以要求无关人员躲避,但一般处警根本没有必要。“躲避”不同于“回避”,是出于安全考虑,而不是禁止监督。“平昌公安”搬出一些似是而非的法律法规条款,而对于宪法和法律关于保护公民监督、政府部门和公职人员必须接受社会监督的原则和规定,则采用了选择性失明,真实的目的则是为拒绝监督而自我扩权。

    王聃:如同平昌警方在官微中所说,干涉警方正常执法,甚至故意妨碍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的拍摄行为,应当被禁止,但是,这并不等同于公民不可以拍摄警方的执法行为。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其违法失职行为,有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既然如此,拍摄“执法行为”不仅是公民的个体行为,也是实施个人监督权的方式。法律上对此并无禁止,所谓“法律不允许”根本无从谈起。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