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3版:聚焦 上一版  下一版  
患者受惠,神奇药方从幕后走到台前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要闻
   第A03版:众议
   第A06版:时政
   第A07版:社会
   第A08版:重点
   第A09版:社会
   第A10版:民生
   第A11版:综合
   第A12版:聚焦
   第A13版:聚焦
   第A14版:政法
   第A15版:热点
   第A16版:热点
   第A17版:社会
   第A18版:综合
   第A19版:彩票
   第A20版:证券
   第A21版:聚焦
   第A22版:综合
   第A23版:综合
   第A24版:综合
   第A25版:巴西世界杯特刊
   第A26版:体育
   第A27版:体育
   第A28版:广告
   第A29版:体育
   第A30版:体育
   第A31版:体育
   第A32版:体育
   第A33版:体育
   第A34版:品鉴
   第A35版:品鉴
   第A36版:江湖
   第A37版:江湖
   第A38版:厚重河南
   第A39版:天天健康
   第A40版:河之洲
   第B01版:通信家电
   第B02版:前沿
   第B03版:达人
   第B04版:市场
   第B05版:聚焦
   第B06版:资讯
   第B07版:聚焦
   第B08版:4G
   第B09版:大河风尚
   第B10版:霓裳羽衣
   第B11版:精品饰界
   第B12版:时尚型男
   第B13版:格调生活
   第B14版:霓裳羽衣
   第B15版:潮流资讯
   第B16版:风尚珠宝
   第B17版:大河理财
   第B18版:热点
   第B19版:热点
   第B20版:聚焦
   第B21版:聚焦
   第B22版:超薄
   第B23版:综合
   第B24版:聚焦
   第C01版:绿城新闻
   第C02版:市情
   第C03版:广告
   第C04版:重点
   第C05版:广告
   第C06版:重点
   第C07版:广告
   第C08版:热点
   第C09版:大河卖场
   第C10版:广告
   第C11版:广告
   第C12版:广告
   第C13版:广告
   第C14版:广告
   第C15版:关注
   第C16版:策划
   第AL01版:洛阳新闻
   第AL02版:时评
   第AL03版:政情
   第AL04版:广告
   第AL05版:政情
   第AL06版:聚焦
   第AL07版:聚焦
   第AL08版:城事
   第AL09版:城事
   第AL10版:服务
   第AL11版:今日健康
   第AL12版:广告
   第AL13版:洛阳商业
   第AL14版:家电
   第AL15版:珠宝
   第AL16版:洛阳理财

周口魏氏医院诊疗血液病获三项国家专利
患者受惠,神奇药方从幕后走到台前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王高峰伸出手让记者看,他的手已经有血色了。

    阮秀梅老人在家向记者讲述她的治病经历

    魏氏医院的三项专利和一项证书,让神秘秘方从幕后走向台前。

    2013年,从魏氏医院出院的就有两百多例。

    □记者韩聪聪文闫化庄摄影

    核心提示|魏如庆以“清热”之法治疗血液病,效果到底如何?记者走访了一些血液病患者,以期从中寻求答案。而随着越来越多血液病患者在周口魏氏医院得到有效治疗,魏如庆有了新的想法,他要把自己探索的方法延续下去。

    再障治愈后的幸福晚年

    5月25日,淮阳县县城西关,71岁的阮秀梅午饭后就坐在离家门口不远的路边,她等的人是周口魏氏医院院长魏如庆。不远处的家,大门敞开,院里晾着刚洗好的衣服,一只小狗跑进跑出,不时发出汪汪的叫声,似在引起主人的关注。这样平静的生活,28年前阮秀梅是不敢想的。

    1986年春天,阮秀梅感觉身体不适,日渐消瘦,全身乏力,心悸气短,还伴有眼底出血。当年3月初,阮秀梅住进淮阳县医院,被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从3月到8月,阮秀梅在县医院治疗,依靠输血,从一周一次,到一周三次。住院期间,医生和护士都建议她到省里的大医院看看,但是考虑到经济情况,阮秀梅放弃了。8月底,她让儿子将她接回家,不想再治了。当时,亲戚、邻居都觉得她的病看不好了。

    在家养病期间,一个远方亲戚告诉她,可以到郸城县巴集乡朱小集卫生所找魏如庆看看,听说他是治疗血液病的专家。但是阮秀梅当时就堵了回去,“大医院都治不好,一个没有听说过的小诊所咋能治好?”娘无心,儿有意,阮秀梅的儿子劝她去试试。看着儿子哀求的眼神,阮秀梅最终同意去见魏如庆。

    1986年9月1日,阮秀梅被儿子用车拉到朱小集卫生所。看完阮秀梅的病历,魏如庆告诉她,治疗她的病有把握。阮秀梅并不相信魏如庆所说,但是她听从了住院的建议。从住院第一天,魏如庆就让医生每天为阮秀梅熬制中药。

    阮秀梅清楚记得,住进朱小集卫生所的第一周,因失血过多,她休克,只好紧急输血。输血是她预料到的,在淮阳县医院时,每周都要输血。一周的中药治疗,阮秀梅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发生了变化。第二周、第三周、第四周……在魏氏医院的一个月,除了第一周输血,接下来不输也没感到不适。一个月后,她自己能下床了,觉得身上也有劲儿了。

    从9月到次年春节,阮秀梅在朱小集卫生所住了整整100天,春节前,她进行抽血化验,结果发现各项指标基本回归正常。阮秀梅既惊又喜,她不敢相信大家都说治不好的血液病在魏如庆的“小”诊所居然给稳定住了。春节,阮秀梅像往年一样,为家里准备丰盛的年夜饭。春节过后,阮秀梅就没有再去找魏如庆,只是让家人去拿了几次中药。现在的阮秀梅,常常会被大家说“福大、命大”,但她总说,我是遇上了一个好大夫。

    和邻居聊天间,阮秀梅远远看到一辆车,她连忙站起来,急步迎上去,“来啦来啦,魏医生来啦!”阮秀梅说的魏医生,是魏如庆。他跟阮秀梅约好,5月25日要进行随访。看到魏如庆下车,阮秀梅赶忙拉着他的手,“恁热的天儿,打个电话都中,还专门跑一趟,赶紧回家歇歇。”阮秀梅的步伐又大又块,声音很浑厚,根本不像71岁的年龄,更想象不到她曾经是一位再障患者。

    一进家门,阮秀梅钻进厨房,单手拎着一箱饮料就出来了,“喝点饮料解解渴。”看着阮秀梅拎着饮料过来,记者试图从她手中接过来箱子,但没想到居然没拎起来。“你们年轻人没劲儿,这有三四十斤呢。”阮秀梅笑着,脸上的皱纹挤成一朵花。

    还没等魏如庆开口,阮秀梅就大声说,“前几天俺孩儿刚带我在县里检查完身体,医生说可好了,啥事都没有。魏医生,我这病在你那治好都28年了,现在可少害病啊。周围的老头老太太还就数我身体好。”阮秀梅的这番话,魏如庆每次回访都能听一遍。

    现在,阮秀梅一个人在家,儿子儿媳在外上班,孙女的学校离家近,照顾孙女的任务就落在她身上了。“如今身体可好,每天有使不完的劲儿,我守着家,孩子回来也方便。人老了,就这过得都可得劲!”阮秀梅拉着魏如庆的手,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偷听来的救命药方

    5月26日早上八点,在周口魏氏医院,魏如庆例行查房。刚进病房,魏如庆就被一位患者拉着不让走。“魏医生,我这两天感觉跟以前没生病时一样,但我不准备出院,我再在这住一个月,你说中不?”说话的人叫王高峰,黑黑的肤色,看上去身体很壮实。谁也不会想到,5个月前,他是被亲戚抬着来魏氏医院的。

    王高峰是周口市扶沟县崔桥镇的一位农民,说话干脆,嗓门略显沙哑,2013年4月以前,他是一名货车司机,在周口周边给别人送货,是远近有名的热心肠。但是从2013年4月开始,他觉得自己总是力不从心,以前装货时从不觉得累,但慢慢的,每次装货都得歇会儿,后来为不耽误送货时间,他专门请一个朋友帮忙。

    以为缺乏休息,王高峰并没有把身体的变化当成事,但情况越来越糟。腿就跟灌铅似的,走路没劲儿,一步三喘。不得已,他找到熟人,在扶沟县人民医院做了检查,抽血化验结果出来,王高峰吓一跳——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这个病王高峰第一次听说,熟人告诉他这是血液病的一种,通俗地说就是他的造血干细胞生病了,影响造血功能,血液跟不上,整个身体可能会很快垮掉。

    王高峰不相信这样的结果:弄错了吧?家里可没这遗传啊,自己体壮如牛,咋会出现这种病呢?去年四月中旬,王高峰来到郑州一家医院,他要进一步确诊。奇迹没有发生,在郑州检查的结果和老家一样。而且当天,医生就建议王高峰立即住院。在郑州住院的日子,王高峰的情况乏善可陈。除了在医院正常输液吃药,他每个月至少还要输4次血。

    住院的前半年,王高峰还能偶尔回老家一趟,但是到2013年年底,他想走也走不动了。主治医生告诉他,要想让病情得到有效治疗,除非做骨髓移植。王高峰心灰意冷,为治病,他已花去十几万的费用,而骨髓移植一是需要巨额费用,二是还需等待配型,即使手术成功,五年、十年以后的生活,不敢想……

    2013年12月20日,正在病床上发呆的王高峰听到病友的主治医生随口说了一句,“你要真想用中药治疗,就到周口魏氏医院去看看吧。”这句话一下子钉在了王高峰的脑海中:医生都说中药能治,那我先去试试。第二天,不顾医生的反对,王高峰在家人的陪同下坚持出院,一路打听,终于找到周口魏氏医院,见到了魏如庆。“来到医院时,我根本上不了楼,是家人把我抬上去的。”现在回忆起刚来医院的情形,王高峰还唏嘘不已。

    2013年12月29日,住进魏氏医院的王高峰开始了中药调理的日子。入院体检,他的各项指标非常低,白细胞2.0×109/L,血红蛋白50g/L,血小板25×109/L。住院一周,停止输血的王高峰没有感受到身体的不适,“没想到可以不用输血了,这点太让我惊讶了。”真正让王高峰惊讶的,是两个月后的抽血检查,他的血红蛋白从50g/L居然增长到了101g/L,“尽管正常男性的血红蛋白是120~160g/L,但当结果出来时,我已经觉得是奇迹了。”王高峰清楚地记得,在郑州住院时,医生告诉他,如果不输血,他的血红蛋白根本不可能增长。

    看到希望的王高峰认定了魏如庆,他相信自己在周口魏氏医院一定能康复。本来在这里照顾他的妻子被他“撵”出去打工了,“我自己在这好好的,能吃能喝还能活动,根本不需要人来照顾我。”如今,住院5个月的王高峰要将巩固期延长,“我得等到彻底好了再离开,回家后继续开货车。”

    离开病房时,王高峰忽然叫住记者,“不管别人咋说,魏医生的中药确实治住了我的病,我可希望有更多的病友知道他,来这里看看。”眼前壮实的王高峰,说完这句话,居然抹起了眼泪,“俺知道,那得病的滋味真是不好受。”

    从救命到救“药方”

    希望更多的血液病患者能了解到魏如庆的中药,除了王高峰,也是不少曾在周口魏氏医院治疗过患者的心声,在郑州圃田做冷饮批发的岳继红也不例外。岳继红是开封兰考人,今年44岁。现在每天忙着给几百家大大小小冷饮店供货的他,根本想象不到28年前竟被诊断为骨髓异常综合征。

    1986年,读高中的岳继红感觉浑身没劲,从家到学校的十几里路程,原本骑自行车来回非常轻松,后来越来越吃力。有天回家,岳继红的母亲看他脸色苍白,问他是不是不舒服。岳继红说身上一点劲儿都没有。敏感的母亲立即叫来岳继红的姐夫,让他带着岳继红去兰考县中医院检查身体。

    等结果出来,给岳继红诊断的老中医说是骨髓异常综合征,如不有效治疗,可能会转化为白血病。岳继红和姐夫当时就蒙了,在他们看来,白血病就等于绝症。回家的路上,两人谁都没有力气骑自行车了,推着车走了好久。

    第二天,岳继红的父母就带着他赶到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一步确诊。就在等待结果的时候,在医院大门口,岳继红的父母遇到一位郸城老乡,他带儿子在郑州检查。他儿子所患疾病与岳继红一样,都是骨髓异常综合征。他并没有在医学院给儿子看病,而是选择了中医。当了解到小孩儿中医治疗后血常规的各项指标在上升时,岳继红父母当时就决定带着他去找这个老中医。“化验结果明天再取,我们现在就去,反正是治病,在哪都一样。”岳继红说,当时父母很坚决,带着他就走了。

    他们去找的中医,就是魏如庆,那段时间,魏如庆应邀在郑州一家医院坐诊。当天,岳继红在魏如庆坐诊的医院住下。“每天喝中药,一天三次。”岳继红说,一周后他出院,并带回大量的中药,开始在家服用。从1986年到1988年两年时间,岳继红一直坚持服用魏如庆所开中药。1988年年底,等他再去医院检查时,血红蛋白从最初的60g/L上升到了130g/L,达到正常值。

    “全家都不敢相信我能恢复到正常水平,那两年的日子真是煎熬,虽然家人积极为我治病,但是内心就像压了一块儿石头。”岳继红说,虽然身体恢复了,但他仍然希望进一步巩固,在魏如庆的帮助下,他又服用了5个月中药调理身体。身体的恢复让岳继红重燃生活的希望,1989年重新回到校园,并于1993年考上郑州航院。5年前,他辞去稳定的工作,开始做冷饮批发。

    从生病到现在,岳继红一直和魏如庆保持着联系。2011年10月28日,由中华中医药学会科普部和河南省中医药学会主办、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和周口市卫生局协办的“中西医结合治疗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专题研讨会”在周口魏氏医院举行。当天,岳继红和父亲一起赶到周口,去拜访了魏如庆。“既然这药方能救命,就要保护、支持这药方,还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岳继红说,两年的中药治疗和五个月的身体调理,让他像换了个人,这么多年没感冒过,“年年体检,身体都好得很。”

    事实上,从2011年开始,魏如庆已经开始思考,找一个合适的途径,将他治疗血液病的药方让权威的机构来界定和保护。他能想到的途径,是申请专利。对于专利,其中一种解读是指受到专利法保护的发明创造,是受国家认可并在公开的基础上进行法律保护的专有技术。

    “如果我的治疗方案能申请到专利,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能给医院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也许能帮到更多的人。”谈到申请专利的初衷,魏如庆这样说。

    从零到三的专利收获

    2011年7月28日,通过郑州大通专利商标代理有限公司,魏如庆将他“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的中成药”作为第一个要申请的专利,开始了专利之路。

    申请专利有两个途径,一是申请人自己申请(将申请文件递交专利局或地方代办处,并缴纳相关费用);二是委托专利代理机构申请。对于没有申请经验的人,一般会委托专业的代理机构,以避免由于自身对相关法律知识或相关程序了解不足而导致授权率降低或保护范围不当。魏如庆就选择了后者,虽然知道有专利这一说,但是具体需要什么样的材料、程序,他毕竟是个门外汉。

    受理之前,魏如庆准备了23页的说明材料,其中在说明书摘要中,他写道:“本发明公开了一种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的中成药,该中成药主要由原料熟地、玄参、麦冬、茜草等组成。本发明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的中成药原料组方成分相对较少,搭配科学,无毒副作用,对于急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的治疗具有显著疗效。本发明中成药治疗再障有效率达90%以上,治愈率达80%以上。本发明中成药在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方面具有较好的临床疗效,也具有较好的临床用药安全性,且不用做骨髓移植,治疗费用低。”

    这短短的申请专利说明书摘要,魏如庆整整写了一个月。“把我四十年的研究集中在这几句话上,每个字都要好好想想。”

    2012年12月1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批准了魏如庆的“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中成药”的专利申请。这成为魏如庆在治疗血液病方面的第一个专利。而这项专利,填补了国内在中成药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方面的空白。

    之后,2013年12月25日,魏如庆获得“治疗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的中药组合物”发明专利;2014年4月16日,获得“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中成药”发明专利。

    而除了这三个发明专利,让魏如庆欣慰的还有2013年获得一项证书。2013年3月28日,河南省科学技术厅将魏如庆的“中西医结合治疗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难治性贫血临床研究应用”确认为河南省科学技术成果。将中医疗法确认为科技成果,开创我省先河。“专利和成果再多,都比不上患者病情好转带给我的喜悦。”魏如庆说。

    链接语

    药材好,药才好。对于这句话,魏如庆有最深切的体会。在周口魏氏医院,患者对医院药材的“迷信”不亚于药方。请继续关注调查报道《一个老中医的经方奇缘》。

    温馨小贴士>

    咨询周口魏氏医院治疗血液病相关问题可拨打24小时电话:0394—8586048,13523699481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