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6版:特稿 凡人物语 上一版  下一版  
百年小站的平安值守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要闻
   第A03版:广 告
   第A04版:新九论
   第A05版:广 告
   第A06版:新九论
   第A07版:广 告
   第A08版:广 告
   第A09版:河南 调查
   第A10版:聚焦·项城经适房
   第A11版:河南 综合
   第A12版:河南 焦点
   第A13版:河南 热线
   第A14版:河南 社会
   第A15版:广 告
   第A16版:特稿 凡人物语
   第A17版:广 告
   第A18版:河南 追踪
   第A20版:国际 综合
   第A21版:国际 人物
   第A22版:财经 证券
   第A23版:财经 综合
   第A24版:财经 彩票
   第A25版:文娱 品鉴
   第A26版:文娱 头条
   第A27版:体育 广场
   第A28版:体育 广场
   第A29版:厚重河南
   第A30版:河之洲 散记
   第A31版:广 告
   第A32版:广 告
   第B01版:大河楼市
   第B02版:广 告
   第B03版:广 告
   第B04版:听风者
   第B05版:广 告
   第B06版:广 告
   第B07版:广 告
   第B08版:广 告
   第B09版:听风者
   第B10版:听风者
   第B11版:广 告
   第B12版:广 告
   第B13版:广 告
   第B14版:听风者
   第B15版:听风者
   第B16版:听风者
   第B17版:广 告
   第B18版:听风者
   第B19版:最美中原
   第B20版:分类信息
   第B21版:听风者
   第B22版:听风者
   第B23版:广 告
   第B24版:广 告
   第B25版:天天健康
   第B26版:健康 速览
   第B27版:健康 策划
   第B28版:健康 策划
   第B29版:健康 育儿
   第B30版:健康 丽人
   第B31版:健康 抗癌
   第B32版:健康 养生
   第C01版:绿城新闻
   第C02版:都市 市情
   第C03版:广 告
   第C04版:都市 头条
   第C05版:广 告
   第C06版:都市 热闻
   第C07版:广 告
   第C08版:都市 供销
   第C09版:广 告
   第C10版:都市 民生
   第C11版:广 告
   第C12版:都市 帮办
   第C13版:大河家居
   第C14版:家居 关注
   第C15版:家居 关注
   第C16版:家居 综合
   第L01版:今日河洛
   第L02版:河洛 时讯
   第L03版:河洛 社会
   第L04版:广 告
   第L05版:河洛 现场
   第L06版:河洛 教育
   第L07版:河洛 产经·消费
   第L08版:河洛 网洛

百年小站的平安值守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日复一日,值班员目送列车安全通行。这座小站已走过百年,见证了中国铁路的沧桑巨变。
  记者采访当天,站长在值班日记上写下安全生产10844天,30年无事故。
  几代守站人生活在小站旁的狭小院落里

  □记者 孟冉 文 首席记者 杜小伟 图

  阅读提示

  一年前,王向东退休,颐养晚年。

  从铁路扳道工干到助理值班员,虽谈不上功成名就,但王向东很知足。他的知足不在于曾亲眼见证过中国铁路大提速的迅猛,也不是因为曾当面接受过铁道部长的表扬,“别看车站不起眼,可不管谁在这儿干活,都特别操心,火车通过安全率高”,王向东说,这才是最值得他炫耀的光荣!

  一排办公房,两处指挥台,双向四股道;满载货物的火车常在此滞留,只为了给拉着旅客不停脚的列车让出大道——这个“长”在京广线上、名叫小商桥的四等火车站,刚刚度过100岁生日。而今,曾呵护这座百年小站20年的王向东,以及眼下仍值守在这里的16个“王向东们”,整日面对的,唯有飘散旷野的风声蛙鸣和铁轮隆隆……

  A

  “第一速”风一样飞过小商桥

  8月17日中午,漯河小商桥镇。时令虽已入秋,阳光依然热毒。顺着狭窄的乡间小道,爬上一处高坡,一块被四周林木笼罩着的空地上,赫然伸出4股铁道。如不留意,很难发现,地处荒郊野外的眼前,其实“藏”着个小车站。

  从北京出发,沿京广线向南走800公里,再前行420米,就能找到小商桥火车站。它孤零零地守在铁道边,已过百年。

  指挥台简陋而空旷,身着短袖便装的王向东站在水泥地上,汗流满面。目送南来北往的火车从身边呼啸而过,这位已退休的“老铁路”眼神里滑过一丝失落。

  “那时候,我在站里当扳道工。10平方米的小扳道房又热又闷,但咱高兴,心里那个美。”王向东所说的“那时候”,是1998年盛夏。那年6月15日至24日,中国铁路时速200公里以上提速试验,在河南境内京广线郑州—许昌段进行。

  小商桥站,是试验列车必经之地。

  试验首日,电力机车牵引着编组五辆的试验列车,以140公里/小时的速度狂奔。王向东回忆,试验到第二天,却不料出事了:试验列车以每小时170公里的速度与途经的316次旅客列车会车时,高速产生的巨大气流,把316次车的一块窗玻璃“吸”了下来,试验列车的扶手、车体被砸坏,所幸无人员伤亡。

  “事故发生后,我立即减速,停靠在小商桥站。”当年驾驶试验列车的老司机程建平告诉记者,这件事并未影响提速试验,特别到6月24日最后一天,他和车简直“飞”起来了。

  当天上午,火车一驶出许昌,程建平就一路加速。小小司机室内挤着七八名试验人员,紧盯着仪表和线路前方,屏住呼吸,只听见旁边报速器不断传出声音“230、236、238”,当报速器报出“240”时,司机室内一片欢腾。

  “那真是跟风一样啊,太快了!”王向东说,后来他知道,在他值守的小商桥站区间,就这样诞生了中国铁路“第一速”。

  B

  子承父业守护百年小站

  上午11点多,记者见到王齐龙时,他刚起床。上了一晚夜班的王齐龙,是小商桥车站5名值班员之一。

  1992年深冬,王齐龙的父亲王向东由西安调到郑州铁路局管辖的小商桥车站。翌年,王齐龙也来到父母身边,一家三口在临颍县落了户。2000年4月,王齐龙从部队复员,到小商桥车站当了一名扳道工;2008年2月,31岁的他被提拔为车站值班员。“他父亲在铁路上干了20年,到退休才是个助理值班员。齐龙这小伙不错,年纪轻轻,‘官’比他爹大。”车站站长郭金奎打趣,说得王齐龙不好意思地笑了。

  每天,从小商桥站经过的客货列车有260多趟。王齐龙的工作是坐在值班室,操作电脑,指挥车辆安全通行,两名助理值班员则提供并确认行车状态。

  “白天我们至少要工作11个小时,基本一直坐着,精神高度集中。夜班是凌晨3点上班,早上8点半下班。干两天,可以休息两天。”王齐龙说,他下班后最大的任务是睡觉。

  睡觉、看书、锻炼身体,然后上班——王齐龙和同伴们的生活和工作状态一直如此循环往复。

  “单调吗?”

  “单调。”

  “厌烦吗?”

  “没时间烦啊。”

  “没想过换换工作?”

  “为啥换?这活儿干着挺好的。”

  闲聊中,树上秋蝉鼓噪,道轨火车轰隆。除此,再无别的声响。

  全站16个人,如王齐龙一样子承父业的家庭,超过10家。这个无名小站,远离喧嚣城镇,没有旅客上下,更少有人驻足;即便为客车让道的货车在此逗留,寥寥无几的车乘人员也不会到站里陪伴他们。他们面对的,只有绵长的铁道线,闪烁不止的信号灯,以及那块刻着“小商桥站始建于1912年5月,1913年11月改驿为站(时为平汉线)。现为郑州局与武汉局交口四等中间站,历经了中国铁路六次大提速”的石碑……

  C

  大城市再好也没小站踏实

  从扳道工到助理值班员,再到坐上车站值班员的“官位”,沈超民用了31年。

  跟王向东父子不同,沈超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老家在小商桥村。“小商桥比小商桥车站出名多了。”沈超民挺自豪,说那座古石桥是公元584年隋朝时期建的,据说比赵州桥还早20年,流传是赵州桥的试验桥,为同一人所建,至今“健在”。

  1981年8月1日,沈超民接父亲的班,成为小商桥车站员工。“那时候,当个铁路工人太了不起了,优越感特别强。”沈超民讲了一件事:1982年,他同学跟外村一女孩处对象,女方家嫌他同学太穷,不同意。为给同学脸上“贴金”,沈超民陪他去女孩家走了一趟。那天,沈超民穿着铁路制服,头戴大檐帽,骑上自行车载着同学,直奔女孩家。刚进院子,两个村干部急慌慌迎过来,递烟沏茶。午饭时,特意弄了仨菜——白菜煎豆腐、炒鸡蛋、花生米,开了瓶4块钱的宝丰酒。“就因为这身衣服,他们非拉我坐上席,还说即使公社书记来村里,也不会准备恁好的酒。”沈超民说,他答应了村干部看看火车长啥样的请求,还承诺帮村里购置一批化肥并免费运来。“女孩父母满心欢喜,吃罢饭,同学的好事就成了。”沈超民哈哈大笑。

  在沈超民的记忆里,上世纪80年代的小商桥车站,每天过往车辆不过六七十趟,“最快的特快列车时速也不超过90公里,货车一般是55公里。我记得,那时从站里到漯河的火车票是3毛钱,去郑州也就2块多。”他说。

  5年前,小站撤了扳道房,列车通行指挥系统全部换成了电脑操作,这让沈超民压力倍增。“我今年53岁了,以前没学过电脑知识,恶补了很长时间。”

  前几年,沈超民有个调往郑州的机会,他放弃了。“这里挺好的,离家近,熟人多。最开心的是老婆支持咱,这么多年我没干过家务活,工作紧张时,老婆直接来站里送饭,碗筷放好,旧衣服收走。你说,这日子多美呀!”沈超民感叹,他早跟小站“融为一体”了,“大城市再好,也没小站叫我踏实,这儿空气新鲜,水养人……”

  D

  一碗手擀面香飘小商桥

  正在扳道房值班的王向东,忽然被人敲开房门。一个陌生人走进来,握住王向东的手,说“你辛苦了”。王向东不认识来人,旁边车站领导介绍:“傅部长来看你了。”

  傅部长是傅志寰。

  1998年6月21日,时任铁道部长傅志寰一行乘坐试验列车,到小商桥车站检查列车提速试验。那天,王向东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最顶头上司”,短暂的交谈,让老王心生温暖,至今难忘。

  10天的试验,专列在郑州至小商桥及许昌至小商桥间共运行了20个往返,总计2883公里,为列车在既有铁路运营线上提速和发展高速铁路积累了大量数据。

  那天中午,傅志寰没离开小站,而是在车站伙房和大家吃了顿午饭。“谁也不知道部长会在这里吃饭,根本没有准备。”王向东说,他们去几公里远的集镇上买了几个凉菜,下了一大锅手擀面条,做了卤,吃了顿捞面,没喝酒。

  而在驾驶试验列车的司机程建平的印象中,傅志寰对试验状况十分满意,夸奖参试人员“干得不错”,并让随行的铁道部办公厅人员,买了一百只烧鸡和几百根火腿肠等食品,送给大伙改善伙食。

  走访小商桥车站当天中午,记者和当值人员一起吃饭——四个凉菜,外加一大盆捞面条和豆角肉丝卤。“黄瓜、西红柿、豆角都是我们种的,面条是手擀的,喝的是井水。”郭金奎说,站上饭菜品种没城里丰富,但味道不差,没农药残留,吃着放心。

  井水浸泡过的面条,凉而筋道,浇一勺卤汤,泼一层蒜汁,鲜香扑面。匆匆夹了两口菜,王齐龙端着碗走进值班室,“火车随时会过来,电脑前离不开人。”他边往嘴里扒拉面条,边坐上值班椅。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