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英雄不远
上一版  下一版  
 
青春十二年 飞扬大山间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时评
   第A03版:专版
   第A04版:英雄不远
   第A05版:英雄不远
   第A06版:英雄不远
   第A07版:广 告
   第A08版:今日关注
   第A09版:广 告
   第A10版:今日关注
   第A11版:财经 动态
   第A12版:河南 政情
   第A13版:河南 热线
   第A14版:河南 社会
   第A15版:河南 综合
   第A16版:河南 现场
   第A17版:国内 综合
   第A18版:国际 聚焦
   第A19版:广 告
   第A20版:国际 瞭望
   第A21版:财经 证券
   第A22版:动车温州追尾·综合
   第A23版:财经 动态
   第A24版:文娱 头条
   第A25版:文娱 品鉴
   第A26版:体育 赛场
   第A27版:体育 广场
   第A28版:倾诉 策划
   第A29版:倾诉 策划
   第A30版:厚重河南
   第A31版:分类信息
   第A32版:广 告
   第B01版:大河楼市
   第B02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03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04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05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06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07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08版:责任地产
   第B09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10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11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12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13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15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16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17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18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19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20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21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22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23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24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25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26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27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28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29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30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31版:责任地产
   第B32版:中国地产大河研究院
   第B33版:天天健康
   第B34版:健康 速览
   第B35版:健康 关注
   第B36版:健康 关注
   第B37版:健康 调查
   第B38版:健康 心理
   第B39版:健康 养生
   第B40版:健康 整形
   第B41版:健康 塑型
   第B42版:健康 潮流
   第B43版:健康 五官
   第B44版:健康 明眸
   第B45版:健康 筋骨
   第B46版:健康 抗癌
   第B47版:健康 好孕
   第B48版:健康 育儿
   第C01版:绿城新闻
   第C02版:广 告
   第C03版:都市 追踪
   第C04版:暴雨袭郑
   第C05版:暴雨袭郑
   第C06版:都市 圈子
   第C07版:广 告
   第C08版:广 告
   第C09版:都市 市情
   第C10版:都市 热点
   第C11版:都市 帮办
   第C12版:小记者
   第C13版:小记者
   第C14版:广 告
   第C15版:广 告
   第C16版:人才在线

青春十二年 飞扬大山间
放弃绚丽都市生活,一个省委选调生无悔的选择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钱程(左一)组织防汛演习
  钱程向群众讲解防汛知识
  这里正修一条45公里长的路

  □记者 李红军 房琳 文图

  核心提示

  12年前,20岁刚出头的他,带着对家乡做些事情的梦想,毅然放弃了不错的工作,参加了省委组织部组织的选调生考试,并被派往三门峡卢氏基层乡镇工作,这一干就是12年。

  12年,一个轮回,向左向右,不同的选择,决定了一个年轻人的命运。现在,钱程每天面对的是冷峻坚硬的大山和朴素厚道的山民,如果他当年选择在城市,也许他现在正坐在写字楼里,落地窗外,灯影闪烁,那是一个流光溢彩的斑斓世界。

  但,钱程选择了前者。

  一碗面条让他留下

  一碗面中有:张家的面条,李家的蒜苗,王家的鸡蛋。他和着眼泪,吃下这顿饭。

  1998年9月,经过省委组织部严格选拔的钱程,被派到卢氏县官道口镇接受锻炼,在镇党政办公室工作,这是钱程没想到的。他原以为,自己会被分到家乡灵宝工作,能够为家乡出把力。

  他来的卢氏县怎样呢?去过卢氏的人都有印象,这是三门峡市最偏远的一个县,地处豫西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人口密度最小、平均海拔最高的深山区县、革命老区县和国家级贫困县。而钱程要工作的官道口镇,又是一个位于卢氏县边界的贫困乡镇,全镇每年的财政收入只有100多万元,大部分农民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镇里基础设施非常落后,除了一条国道是柏油路之外,乡村公路都是“晴天洋灰路、雨天水泥路”。群众吃水基本靠自己打的水窖,或者是村里的水塘积攒的雨水,卫生条件可想而知。而工作条件就更艰苦了,镇里干部下村主要靠骑摩托车或搭农用三轮车,有时甚至要步行。

  到岗的那天下午,钱程把自己关在办公室,独自待了一个下午。他进行了一场一个人的战争:值还是不值?走还是留?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反差还是太大了。一边,是四年大学生活,看惯了城市车水马龙、高楼大厦、霓虹闪烁,和“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豪情;一边,是大山深处崎岖的道路、低矮的房屋、贫苦的生活,和满眼望不到边的崇山峻岭及成辈子生在深山里只是为着温饱苦挣的农民。

  231元,名牌大学四年,现在,他只能拿这么多工资。他陷入哈姆雷特式的痛苦之中,“走还是留?”

  一个下午之后,他作出了选择:留下来。倒不是当时觉悟有多高,生性好强的他,不愿当逃兵。再说了,不就是两年嘛,两年过去再说。

  让钱程思想有所触动的,是进山不久的一件事。那是他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一天,他和一位同事到山上的一个小村子搞扶贫调查。临近中午,突然下起了大雨,山路崎岖泥泞,他们一时回不到乡里,就临时决定在农户家里吃午饭,饭很简单,捞面条,但钱程吃的这碗捞面条很不一般,那碗饭,是山里三家人凑在一起做的:张家的面条,李家的蒜苗,王家的鸡蛋。当钱程了解到这一情况时,心里不觉阵阵酸涩,泪水打着转儿往外流,一点点滴到碗里。他没擦,和着眼泪,他吃下了这顿饭。

  这件事刺激了钱程,山里百姓太穷了。老百姓这么穷,却对干部这么好,说明什么?他们心里有指望,指望干部们帮他们脱贫,指望干部们给他们带些出路来。他暗下决心,不能当混日子的干部,要实实在在做些事情。

  从此,他主动了解全镇的基本情况;主动地承担起打扫卫生、接电话、值班、打字等许多琐碎工作;主动和大家一样,周末节假日不休息;主动和大家一样,端着大碗蹲在地上吃农民们常吃的糊涂面、糁子饭;主动向领导和同事们汇报思想,打消他们对他的偏见和顾虑……4个月后,镇里进行人事调整,他被任命为镇政府行政秘书,成为镇政府干部职工队伍中的骨干力量。

  一次讲话让他成长

  村民大会上,准备了一天腹稿的他只说了5分钟,便大脑空白了……

  别看钱程曾在学校学生会工作,是名牌学校里的骄子,又生活在农村,但以乡村干部的身份站在农民面前,毕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他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在村里召开群众大会时的情形。为了开好那个大会,钱程认真准备了一天,他把要讲给百姓的内容背得滚瓜烂熟。但那天,当面对着参加会议的群众时,他那冗长的腹稿,只持续了5分钟,然后,大脑便一片空白,再也讲不出什么。此时,陪同他的同事忙接过话头,上到国家政策,下到家长里短,讲话始终不离主题,整整讲了50多分钟,听得老百姓连连点头。

  当时,钱程一阵窘迫和尴尬,坐在一边羞得无地自容。

  当天晚上,他失眠了。

  5分钟和50分钟,不单单是时间的差距,在农村,它代表了一个乡干部处理问题的能力和水平,山里农民文化程度不高,相对信息不畅,眼界不高,尤其是遇到问题和矛盾时,需要干部很好地引导,举一反三、晓之以理。

  这是一门硬功夫。

  自此,钱程特别留意领导和同事们处理农村工作的方法,细细看,偷偷学,慢慢品,好好用。1年多后,他成熟了:群众会,他会开了;给老百姓讲话,不用准备,也能即兴讲个50分钟;村里的矛盾,他也会处理了。一句话,别的乡干部能做到的,他也能做,其他干部不能做的,他也能做!

  他的成熟和出色表现得到了组织的认可,选调1年多后,他就任董明镇党委副书记。

  这个时候,他早忘了干两年再说的想法。工作顺手,兴趣高了,有信心了,他就想着利用自己外部的同学资源,切切实实为老百姓办些实事。

  但此时,他的工作变了。

  他被破格提拔为县委办副主任兼保密局局长,成为全三门峡市最年轻的党委系统办公室副主任。

  这对他来说,又是个新的起点。在大学里,他学的是应用数学,跟文字打交道少。乡里工作更多锻炼的是口才。现在,基本上他要天天跟文字打交道。他还面临着种种压力:县委办,面对的是全县各个局委、乡镇,关注的人可想而知。

  县委办工作能不能胜任,说到底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领导与同志能不能认可,也就是能不能很好协调各局委的关系;二是能不能始终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跟领导久了,会带些领导味儿,这当然是个忌讳;三是能不能干出成效。三者中,前两者是软实力,后者却是硬功夫。钱程上来,老科长调走了,当时卢氏的文字工作排名总是倒数,三门峡市委非常不满。

  钱程知道,要想让领导认可,自身业务能力必须提高。

  他经常以学生的身份,向老同志请教,还经常带同志们到周边县市学习。

  在县委办工作5年,他基本都在县委办吃住,基本上没过过星期天。

  钱程说,是努力终有回报,他的付出得到了市委认可,他任县委办主任两年后,卢氏的文字工作排名第一,并被评为先进,此后3年,都是第一。

  但就在他顺风顺水向前冲时,组织上又给了他一个新的考验:2007年3月底,他被任命为潘河乡党委书记,他再次站在了新的起点上。

  下转A05版上接A05版

  抗洪抢险进入8月中旬,对于山区来说,距离入冬只有两个多月了,但此时潘河乡还有207户831名群众因为房屋倒塌无家可归。钱程心里急,他自我加压地向县委县政府立下了军令状“10月底前完成倒房重建任务,否则引咎辞职”。

  两个多月时间,山路崎岖、气候多变、原材料短缺等困难,是潘河特有的。这样的困难,尤其是交通的不便,直到2011年7月,时隔4年,记者前往那里还能感受得到。40多公里路,因为道路崎岖、山路难行加上待修的路面,我们走了将近两个小时。钱程遇到的困难比这要大得多。

  但奇迹之所以为奇迹,是因为它超出常规;而超人之所以为超人,总也超出常理之外。10月底,潘河全乡582间新建房屋全部完工,所有倒房灾民全部搬入新居,创下了灾后重建的“卢氏奇迹”。潘河乡党委被三门峡市委授予“抗洪抢险先进基层党组织”称号。

  10月31日,钱程“军令状”到期的那天,看着一排排整齐的新房重新矗立,看着一户户灾民搬入了新居,家家贴上大红的标语,放起喜庆的鞭炮,吃上热气腾腾的喜庆饺子,洪水中、废墟中从来没有流过眼泪的钱程,那一刻再也忍耐不住,泪水痛快地流了下来。他知道,这泪不是为自己流的,他是为厚道的大山流的,是为厚道的农民流的,是为支持他、帮助他的无怨无悔的基层干部团队流的。

  面对困难他选择担当

  为了能让居民搬到不受干扰的新居,他一次次到居民家中,苦口婆心交流……

  乡镇工作要想有起色,百姓日子要好过,说到底要发展经济,发展经济是硬道理。

  怎么吸引企业进来?怎么让企业发展得更好?服务是根本。

  钱程明白这个道理。他总是想方设法为企业做好服务。

  一家投资近两个亿的企业在潘河落户,投资过程中,资金链遇到一点小问题,缴税遇到难处。钱程以个人名义贷款200万替这家企业完税。

  因为是铁矿,按规定矿区周边500米区域内不能有住户,否则环保部门不会核发排污证,没有排污证,企业就不能正常生产。

  但矿区附近的几户居民不想搬,给多少钱都不搬,去了好几拨干部,工作都做不通,事情僵在那里。村民朴实,善良有加,但较起劲儿,他们就是那坚硬的大山。

  这是善与善的冲突,只能用善与善的对话来解决。

  钱程知道这事儿后,就前往那里,把村民们召集到一起,从赔偿、从福利方面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村民们不买账。难啊,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穷家难舍、故土难离。

  做不通。

  钱程理解乡亲们,他也很不忍心啊。但关乎全乡利益,不能不搬,但又不能强行搬迁,更不能损害群众利益。

  这样,他就一次次去那里,他每次去,只去一户家里,一坐就是大半天。没有生硬的大道理、没有勉强,硬是一户户“说”通了工作,乡亲们自觉地服从了需要,搬离了这里。

  乡亲们搬走后,他没有忘记他们,他动员企业,将这些户能用的劳力都招进了企业。

  “宁叫老百姓占便宜,不能让老百姓吃亏。”这家企业总经理屈满囤说,“钱书记总是这样说,他为百姓考虑的姿态打动了乡亲们,也打动了企业,乡亲们不再提更多的要求,但企业却愿分担更多,事情得到了圆满解决。”

  老人眼里钱程是贴己人

  他让一块最好的地留给了乡敬老院……

  在钱程眼里,潘河乡的老人,都是自己的老人。他打心眼里亲他们、敬他们。

  刚到任,他就到潘河村上年龄最大的93岁老人沈有春家里,话家常,从古到今,历史沿革、经济发展。

  钱程走后,老人对自己儿子、当时的潘河村村支书黄咬智说:“我活了这么大岁数没见领导来看过,这可是个好领导,以后你要对人家好、尊敬人家,不要给人家添麻烦。”

  如今的潘河乡党委政府所在地,缺乏大面积平坦的土地。但街道一旁,一大块几十亩的地方留给了乡敬老院。

  让走进这个敬老院的老人,有了一个温馨快乐的家。

  潘河乡民政所长韩保平讲了这样一个事儿:有一次,他陪钱程去看望一个老军人。

  钱程问老人:“粮食是不是够吃?”

  老人说:“够吃。”

  钱程不放心,走进屋里。当看到老人只有三袋粮食时,问:“您一家五口人,离下季粮食熟还有六个月,够吃吗?”

  老人说:“够!”

  老人的话,让钱程顿住了,老人显然说的不是实话,三袋粮食五口人,怎么能坚持六个月?但这就是老军人,宁愿自己苦着,也不愿给政府添麻烦,他不觉一阵酸涩,他强忍泪水对老人说:“老人家,我看到你过得这么艰苦,心里很酸。不过请你相信,你的生活不会一直这样,会有变化的!”

  老人看着钱程,默不做声。一旁,老人的儿女偷偷地擦眼泪。

  百姓心里他是好书记

  1.2万名百姓不会忘记,是他让家变成新模样……

  大山是有灵性的,它从不亏待善待它的人。

  有时它很坚硬,心有多硬,它就有多坚硬;有时它又很柔软,心有多柔软,它就有多柔软。

  至柔克坚,羽化成蝶。

  钱程的赤诚、努力、善心和爱心温润了坚硬的大山,打动了这方土地上的一万两千名淳朴百姓。

  镇政府周围,两个标准化现代化的居民区,让乡亲们告别了居深山生活不便的历史;镇里七公里长的硬化路面,让乡亲们改变了出门两脚泥的局面。

  不久前,一个可以容纳数以百计当地劳力、可以为县财政年增3000万的现代化企业在潘河投产。

  潘河乡2010年财政收入939万元,比2007年275万元增长了241.45%。农民人均收入2010年完成3805元,比2007年的2027元,增长87.71%。

  老百姓都知道,这里面蕴含着钱程的血汗。

  “青石关、观音山(冠云山),潘河乡换了好河山,来了咱们的好书记,好书记来他把姓名添,姓钱名程姓名端……”2011年潘河乡一年一度农历二月二十二物交会上,群众自编自唱了戏曲《夸夸咱们的好书记》,戏里的主角是钱程。

  老百姓的心意再次感动了钱程。前段时间,组织要调他到县直重要权力单位工作,组织上找钱程谈话,征求意见,钱程一口回绝。他说:我不想到重要权力部门工作,我还想在潘河再干两年,多干些实事儿,好多事儿刚起个头,我要把它们办好。

  说到底,他终久还是难舍那蓝蓝的白云天。

  采访手记

  爱是他坚强的后盾

  采访钱程,很是特别。正赶上他母亲有病,病还很重。

  这一次,钱程不在岗上,他把工作布置了,陪母亲在省人民医院。医生对他母亲的病很不乐观,告诉他,也许随时……

  他说,十二年了,他没好好陪过母亲。他想好好陪母亲。

  子欲养而亲不待。

  甫一见面,钱程痛哭失声,这个坚硬的汉子,那一刻显得是如此软弱和无助。毕竟,他才三十多岁,他有些承受不了。

  母亲败血症伴严重的再生障碍性贫血。肠道感染转肺部感染,医生说,情况非常不妙,下一步可能是心脏感染。

  他受不了。母亲才刚刚六十岁。她不该出这种意外。他怪自己,是自己疏忽了母亲的病。一年多了,母亲口腔溃疡、食道不适,已经有一段时间,母亲不在意,他也没在意。

  他实在不是个不孝的人,但他还是觉得对不住母亲。

  母亲,病了,很重,在加重。

  母亲醒着的时候看见他,很是着急,“你干吗呢?乡里的事儿不管了?回去工作吧,我没事儿。”

  他转脸,泪水滑落脸颊。

  他觉得对不住母亲,但不觉得对不住妻子,因为他知道,妻子和他还有很远很远的路,有的是时间,但鬼才知道,他到底在今后的日子能给予妻子多少。

  妻子不怪他。

  说到丈夫,妻子揣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哲学家让一对年轻的夫妇,在不能互通信息的两个单独空间里,就同一个问题做出抉择,在所有自己最亲的亲人里面选择一个一生也无法替代的重要成员,并依次将自己认为相对来说可以替代的成员姓名划掉,这些成员包含了父母、兄弟、姐妹、子女以及最要好的朋友。这对夫妇经过艰难的选择,每划掉一个姓名,心里都承受了巨大的悲痛,当名单上只剩下孩子和丈夫、妻子姓名的时候,哲学家还是要让他们再划掉一个;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后,妻子还是忍痛在孩子的姓名上画了横杠,当丈夫问她为什么的时候,她说:孩子长大后,会有自己的家庭,而能够与我相伴终身的,只有自己的那一半——丈夫。男子听完后顿时泪如雨下……

  她说,她就像故事里的妻子。

  选调生

  选调生,是各省区市党委组织部门有计划地从高等院校选调的品学兼优的应届大学本科及以上的毕业生的简称,这些毕业生将直接进入地方基层党政部门工作,作为党政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和县级以上党政机关高素质的工作人员人选进行重点培养。

下一篇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